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中国好月嫂——给到孩子妈妈般的呵护

20余年专业服务 打造好月嫂家政知名品牌
全国服务热线:
联系我们
售后热线:
地址: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集团军某工化旅政委林晖无意中听到两名指导员
作者:佚名 发布日期:2018-12-16 14:57

集团军某工化旅政委林晖无意中听到两名指导员关于上季

  他第一次就借到在工厂几个月工资的钱,立刻想到不用工作也能生活的几个月“假期”。

作者:本刊记者 向治霖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8-08-02   前老板梁小姐讲那句话的情景,总会间歇性影响唐录的情绪。  那是他不愿想起,却经常想起的两幕情景之一。另一幕是他在中考前打架斗殴,失去了求学机会。  其实,梁小姐只不过说了句,“你没钱,就去网上借啊”。这可能只是在他提出预支薪水的要求时,老板的一句中性的建议。但他认为,老板早就看不惯他,“挖了个坑害人”。  无论如何,唐录的人生的确在老板给出这个“借钱”建议的2017年发生了转变。此后,他不再服从打工仔或厂仔的角色。他了解自由的代价或说价格,还可以从借贷平台“预支”,这让他觉得“自在,像个人”。  再后,每一笔“预支”都要求偿还本息,时间愈久,只增不减。  他渐渐不支。?  寺庙保安的账单  是从哪一步开始错了?关于生命,唐录有很多疑问,于是找到寺庙,“救苦救难之地”。  今年6月1日,他到了佛山以西的这座寺庙,做保安。毕竟他还要盘算发薪日和还款计划。欠了几万,他没算过具体数字,但是照账单还。  欠债还钱,是最显性的因果,比爱恨更执着,比生死更难脱离。  即便在保安类岗位,寺庙保安也是相对清闲的。入职也简单,只需要一张身份证和工商银行卡,但足够吓退只收现金的应聘者,“有的人欠债,不能让钱进到银行”,招聘人员梁师兄见过很多。  梁师兄是一名中年女性,这里的人不论男女老少,都以“师兄”相称。  几个应聘者无功而返,唐录顺利入职,他警惕自己不要成为“只收现金工资”的人。  工作能做多久,因人而异。6月21日应聘到岗的陆师兄是一名中年男子,行装如苦行僧,逢人皆称有缘,但一天后即离开,因为12小时工作制的月薪只有2400元,不够养家。也因为“午饭没给一位值班的师兄带饭,两人吵架黑了脸”。  工作了近3年的洪师兄说,这里说清净也清净,说复杂也复杂,比外面是好得多。他是1995年生人,3年前在此皈依,一直做保安到现在。工作之余,他旁听课堂,专修药师法门。“只是求解脱”,洪师兄不说解脱什么,只说,受不了社会就到了这里。他又补充,很多90后受不了社会的,来这里的很多。  今年6月20日是发薪日,唐录只工作了20天,领薪水还要等到下一个月的发薪日。但拍拍贷、信用卡账单将会提前到来。  大多数时候,唐录只是守在一座佛堂佛殿前,找一处墙根坐下玩手机。有板凳,但他觉得靠着墙坐舒服,也方便躲避巡逻查岗的人。他的工作职责是看着寺庙物品和来往的香客,不许抽烟,不许带高香入内。  工作制度是两班倒,六天一换。白班是中午12点到次日凌晨12点,夜班是凌晨12点到中午12点,几乎都是闲着,但工作规定,不能玩手机。  6月初持续的暴雨是一次例外。寺庙依山而建,那场大雨让寺庙东边的山坡出现山体滑坡,保安队长吼着“泥石流”,要求所有的保安出动。塌陷的山体至今裸露着像被劈空的砂石,和岩石大块大块的细密纹理。当时冲下的泥沙从山上流过禅修中心,流过山门,一直到寺庙门前。保安们通宵加班,用了几天把砂石铲起,装袋运出。  “当时加班半天,按一天的工资算”,唐录心生不满,他觉得这工作强度和行情,都应该按双倍算。  还有一次例外,发生在今年6月末。一名年老的比丘尼突然与保安起了冲突,比丘尼想入寺找大和尚,被逐出。她在门口与保安们争执不下,7名保安围上去,几人各自抱起比丘尼的四肢,以最简单粗暴的方式将她抬出寺庙门外,落手放她在乡道边。“你们有什么资格这样对我”,比丘尼的叫声绝望。  众抬手之一卢师兄,满头大汗跑回值班室。比丘尼的指甲把他的手腕掐出了四五道青紫,渗出血色。卢师兄憨笑道,太猛了,脑子可能有问题,她在寺庙里犯了戒,只找大和尚,可能是有什么疾病或者苦恼,一定要找大和尚吧。“别让她进门,看着她就行了,也是可怜人”。  洪师兄淡然道,来这里找大和尚治病解脱的,人彻底偏执了,这样的人,一年至少有几十个。?  快递致富梦碎  夜班比白班多一项工作,巡楼。唐录多被分到两组中人少的一组,要多巡逻一个小时,他觉得不公平。  巡楼时只有一个人,拿着手电筒遍查各处,防偷防盗,防风雨火烛。  寺中正殿有13个功德箱。进山门入正殿,山门两边各有一箱。然后拾级往山上走,到天王殿,烛光稀微,佛像有喜有悲,有凶神恶煞,具四箱。殿旁是免费敬请经书处,又一箱。  而后的大雄宝殿的台阶更高,门前有两箱。殿后左右是钟楼鼓楼,有一箱。  再上山,山中最高处矗立着主殿,两旁是观音堂和十八罗汉堂,各有一箱。此外,正殿以外的财神殿、念佛堂等处也有,供人“广种福田”。唐录不敢动功德箱的主意。  但他动了偷吃供品的念头。长夜漫漫,饥肠辘辘,下午5点半的晚斋早过了,早斋要等到清晨6点半。他不肯说,到底最后拿没拿供品。  嘴馋,也是“走到这步”的一步,他笑,他喜欢吃辛辣刺激的食物,打工的时候吃一顿“像饭的饭”,没有10元下不来。他那时在东莞工厂 ,每周三和周五,快餐厅“华莱士”打对折,他总是去买可乐汉堡,倒3包辣料。这是他每周期待的好滋味。  一直没有存下钱,因为“挣不着钱”。唐录2013年外出打工,那时工资有1850元,吃一吃就没了。  为了挣多一点,2017年夏天,他辞工到了一家叫盒马生鲜的快递货点,遇见老板梁小姐,不到一个月,不包吃住的工作掏空了他的钱包。当他提出预支薪水后,梁小姐告诉他网上能借钱。  的确能,他第一次就借到在工厂几个月工资的钱,立刻想到不用工作也能生活的几个月“假期”。他很快辞了工作,因为那里要求3分钟卸货上架,太累。没必要那么累了。  接着换了好几份工作,都很快结束,唐录决定回到贵州老家休息。到2017年9月,在深圳的表哥嫂给他介绍工作,去了发现是以前工作过的工厂流水线,他转头就走。“我还以为是在市中心,写字楼的工作呢。”现在想起,他都觉得亲戚实在太滑稽。  但他留在了深圳,想找一份在市中心的工作,他分18期每期200元贷款买了一辆电动车,开始送外卖,“送外卖好,哪里人多高档,哪里生意就多,离工厂区远远的”。一直到11月22日,在龙岗区街道上,他的电动车被交警以无牌照为由扣留。车没了,剩下16期的贷款还要还下去。  如果他认识了当时同住在龙岗区的刘佳,或许会发现高档区写字楼的工作未必真好,也许更糟。但在2017年,刘佳还在一家房产中介做文员,被欠了4个月工资后,他离职搬到了福田,又搬到南山郊区,现在在宝安区了。越来越边缘。  新公司的全勤工资是4000元,比之前少了2000多元,他有些后悔离开那家发不出工资的公司。  下班回到家,刘佳家里桌上满满的无法二手卖出的瓶瓶罐罐护肤品。相较“隐性贫困人口”,刘佳更愿意称自己是“一个精致的猪猪男孩”。此处是偏僻的海盐房二楼,房租400元。  他说,这里再付不起,就只剩下深圳的“胜地”三和可去了。?  下一站,还是寺庙  几乎每个大型城市群落都有一个“胜地”。三和之于深圳,如马驹桥之于北京,中华园之于江苏昆山等。  到胜地找工作的人有两种,一种会很快离开,去工作,或去别处。另一种会一直留下,过日结工资,一天玩三天的生活,他们称呼对方,“老哥”。  资深老哥秦欢自昆山南下,来到这座南方城市的胜地,是6月23日晚间了,但附近便宜的床位已经爆满。现在不是到胜地的好时候,中考高考刚结束,一批新的“社会工”和“暑假工”也在这里找工作,日工资被压下去,大多在80元以下,还都是干运输搬运的重活儿。  难不倒他,秦欢不看旅馆,只敲半掩的铁皮民房,果然一扇门后,阴暗的屋内摆满上下铺的架子床。10元一晚,不用看身份证,今晚就住这儿了。  只有一个矮到腰胯之下的水龙头,蹲身冲完凉水澡,为了防虫,秦欢垫着一张报纸很快就睡去。报纸露出头版的一面,是关于大数据产业博览会在某日开幕的一则信息。  清晨醒来,两间不到10平米民房睡了14个人,浓郁的汗味和灰尘的气息,闻起来像冲泡得过于黏稠的芝麻糊味道,夹带着苦味。  很难看出秦欢是26岁,他生得壮实,皮肤黝黑,像个中年男子。在他讲述的故事里,他14岁就在安徽常熟老家混社会,18岁那年因为合伙斗殴致人重伤蹲了一年“局子”。之后跟着一个老板放高利贷,两三年后挣了小一百万。他开始打理一家服装店,但是亏了,过去的习气让他试图用赌博翻盘,输了几十万。谈好要结婚的女朋友跑了,肚子里的孩子也流掉了。  秦欢说,是他选择这种流浪的生活,即便回家后日子会好过一些,但他巴不得忘了回家的路。他宁可四处奔波,睡在爬满了虫的10元床位,让一个陌生人用一罐啤酒一包花生收买他的故事。  唐录不愿意选择这种生活,虽然,常常是生活选择了他。  电动车被没收后,唐录到另一家美食外卖公司做了合同工。招聘的主管垫钱买了一台1500元的电动车给他使用。他骑着有牌照的车,全城跑外卖。但没过两个月,他送餐到一处住宅时,家中无人,等了10分钟依旧不见,他把餐盒放在门前,却被订单主投诉丢失。他再次被开除。  唐录气不过,更不齿单位不把剩下的工资和押金退给他,一气之下,他把电动车私自卖掉。半个月后才成功出手,低价卖出1000元。主管警告他,将报告公安处理。慌乱之际,唐录也去过胜地,但是日结工作太不稳定,账单告急。前是苦,后有难,他有很多疑问,一心往山中寺庙去了。  可惜还是来错了,唐录说,到寺庙住宿舍的第一天,他看见大厅摆着十几个桶,取了一只去洗澡。一位师兄跑出来,说这是他的私人物品。宿管韩师兄也冲他喊,你以为你们是一家人吗,谁知道你身上有什么皮肤病,传染了怎么办。  他当即和韩师兄大吵了一架。唐录说,要放在从前,他一定捡砖头干了那人,然后扭头就走。  “佛说要戒贪嗔痴,不知道我,是不是太嗔怒了啊?”事后再想,他问道。  有很多疑问,唐录不知道问谁,也不知道问什么。是为什么“走到这步”吗,还是怎么弥补那“两个错误”?  老尼翻墙,为一餐斋饭。一天夜里凌晨4点,唐录值夜班时在寺庙门口又看见那个比丘尼,她五六十岁,看见保安在就停下翻墙,站在门外喊,让我进去,这里是我的家。醒来的另一名师兄回敬她,你是出家人,应该四海为家。  没人理她,老尼又消失了。到清晨6点半,不知道她怎么摸进了斋堂,她吃完饭对追来的保安说,她一定要见大和尚,她是大和尚的弟子。又被逐出。  唐录已经决定,结清了工资就离开这里。  下一站还是寺庙。他翻着手机网页说,那是南边的一个“天下第一首善”“救苦救难的道场”。  (唐录、刘佳、秦欢为化名)

琼斯日前在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中共引领中国走上持续发展轨道,取得巨大成就,值得对此“大声喝彩”。

现担任美国《全球策略信息》杂志华盛顿分社社长的琼斯对记者说,中国共产党带领中国取得了“可观的成就”,主要体现于在过去二、三十年内让6亿人口脱贫。这是人类历史上其他任何人或国家都没有取得过的成就。

琼斯指出,在冷战结束后,国际形势发生巨变,而中共审时度势,调整了执政方略,从而使中国处于持续发展的轨道。

他说,纵观当今世界,从美国到欧洲,从拉美到非洲,都没有完全摆脱经济危机的影响。他举例说,美国的基础设施包括铁路等受破坏程度严重,“如果这些日子你去乘坐华盛顿地铁的话,简直是拿生命开玩笑”。因经济危机的影响,美国抛弃了推动基础设施建设等主要社会目标。

琼斯表示,它成功贯彻了推动基础设施建设的政策,尤其推出了“一带一路”这个具有十分重要意义的计划,“为世界提供了希望”。中国正在做一个其他国家没有做过的事业:不是把自己的发展建立在其他国家的痛苦之上,而是帮助其他国家进行基础设施建设,推动各国共享繁荣。

他说,中国在这方面树立了良好榜样。目前占世界人口40%至50%的国家对“一带一路”倡议作出积极回应,因为它们都希望朝着这个方向走,实现与中国同样的积极发展。

“我认为,这正是中国共产党所作这个明智决定的目标。我认为他们有十足的理由为自己的成就,感到特别自豪!”琼斯说。

另外,琼斯还批评美国等国际金融寡头国家一直为中国设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设置障碍,因为它们反对变革。他认为,中国的举动是建立一个新世界经济秩序的基础之一,希望20国集团能推动建立这样一个秩序,因为它给人类带来巨大希望。

谈到当前的中美关系,中美正在构建新型大国关系,以避免落入“修昔底德陷阱”。他表示,美国要学会适应目前的世界形势,让其他大国对世界事务发展也拥有发言权。“我认为美国应该改变政策,但它首先应该坦率承认其政策存在问题”。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备案号:

联系电话:

地址:

全国服务热线: 扫描官方二维码